Clients and Solutions

新闻排行

特稿丨韩日“”之争中两代韩国人:放不下的与困惑

2018-03-11 07:16

  原来,在美国留学多年的金铉埈此次回归可谓“凯旋”:从大学毕业不久,他就在纽约公演了自己的第一部音乐剧《》,引起了韩国和美国的关注。这次他回到韩国,就是为了和这里的制作人讨论如何将这个故事搬上家乡的舞台。

  “在教育的时候,我们总是注意联系当前的全球性问题。”李贞实说,“这不只发生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和韩国,也发生在许许多多其他地方,甚至是在美国。”

  他们理想中的结果是什么?致力于亚裔女性研究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伊莲·金(Elaine Kim)对澎湃新闻表示,要使韩国人民“放下”这一问题,必须要日本承认其军队的役行为并正式道歉。

  那时的金铉埈也很快接到韩国制作人打来电话,获悉后者不再准备上演他的《》音乐剧。不少制作人告诉他,既然不准备再多提此事,那他们也不想生出。

  2015年12月28日,金铉埈下了飞机,顺利通过韩国海关,往托运行李转盘走去。就在此时,他的手机开始响个不停,不断有记者给他发消息:“你对协议怎么看?”

  与年轻一代不同,50多岁的李贞实并不是从课本上学到“”问题的。在她的学生时代,韩国社会对此问题的关注才刚刚开始。1991年8月,在韩国学界和民间机构的合力推动下,韩国老人金学顺第一个站出来指证状告日本。1992年,韩国第一家主题博物馆成立。

  但要达成这些目标并不容易。对演艺界的金铉埈来说,他面对的有人身,也有人给他发邮件,要把他告上法庭。

  在他的《》剧组里有7名日本演员,都担当主要角色,有的演“”,有的演日本士兵和掮客。他们此前都不太了解“”问题,在了解了史实后,都表示必须揭露。而金铉埈此前担心会有日本观众在现场捣乱的情况,最后也没有发生。

  但根据当时最新的协议,韩国将设立援助基金,由日本出资,帮助“”者治愈创伤。韩国将在日方落实相关措施后,确认“”问题得到最终解决。

  事实上,金铉埈在韩国上中学时,“”问题已经成了常识和必修课。而他奶奶给他讲的故事更拉近了他与历史的距离: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他奶奶的村庄里曾来过日本士兵和掮客。当时金铉埈的奶奶脸上抹了煤灰躲起来,幸免于难,但她认识的年纪稍长一些的女孩却被抓走。

  尽管韩国在“”问题上已了20多年,但至今仍然无法取得满意的结果。10日,韩国总统文在寅继续发声,敦促日本正视,向者线日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与记者见面时,对韩方反驳称“无法接受”。

  李贞实则把视角延伸到了亚洲之外。在与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商谈建立“”者时,当地的一名负责人很快注意到了“”历史与当代国际人口贩卖及隶问题之间的联系。这名美国女性当即提议,直接把建在大楼的花园中。的一边写着美国要求日本正式就“”问题道歉的第121号决议,另一边则介绍了“”的历史和当代的人口贩卖问题。

  在李贞实的联盟里,老一辈的韩裔参与者正在纷纷离开。在她看来,这可能与联盟1992年成立以来,迟迟难以得到满意的日方回应有关。

  “音乐剧刚开始时,他们都了,接下去90分钟里,他们都陷入了沉默。”他回忆说,“我可以感觉到观众中散发出的能量,他们沉浸其中,这是一种好的沉默。”

  李贞实上前与她攀谈。那名日本记者说,自己在年少时曾被人性侵,但那经历过于痛苦而羞耻,她总是自己忘记此事。但在听到“”的时,她突然能够感同,想起自己的那段往事,并找到了创伤的勇气。

  学戏剧的金铉埈决定用他最擅长的形式纠正。2015年7月31日,他创作、导演并制作的音乐剧《》在纽约曼哈顿的圣克莱门斯剧院首演。

  金铉埈也在与“”者的接触中有了更深入的思考。给音乐剧取材时,他去日本驻美国大观看了一场活动,但现场情况却远远出乎他的意料。他发现在场的“”者都是由不同的非组织从韩国带来的,这些组织“像经纪人一样”照顾着各自的者,为她们安排,以获得更多资金、填补削减拨款的空缺。而在场的则不断要求者们起立或者坐下,或者要求她们大声说话,并不太顾及老人们的身体状况。

  身在海外,金铉埈和其他一些韩国发现,这个在韩国引起的话题同样深深影响着他们。为什么还要记住几十年前的?真正的和解到底有没有可能实现?国际化的背景使他们对历史与和解有了更开阔的视野,也给他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困惑和无奈。

  “得到一个真诚的道歉很重要,”他说,认为2015年的协议没有考虑到者真实的处境和感受,日方仅仅出10亿日元并不是个“好办法”。

  当地时间2018年1月10日,韩国首尔,聚集在日本驻韩国大附近,要求取消此前韩日达成的有关“”的协议,不接受日本提供的10亿日元“治愈金”。 视觉中国 图

  “也许这就是的意义,”李贞实说,“它可以改变人们,影响人们,激励人们——尤其是女性——更勇敢地捍卫自己的。”

  “”相关组织内部的也让她头疼。她回忆说,90年代“”问题刚引起关注时,人们都有着一致的目标,那就是要求日本的接受、承认和道歉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局势的复杂化,即使是她所在的联盟董事会内部,都出现了不同的观点,而这些也对应了韩国国内派与保守派在内政外交上的分歧。

  回家后,金铉埈重写了音乐剧的结局。原本,他打算让剧中的“”者们与家人团聚,皆大欢喜。但在看到了“”问题背后更复杂的生态后,他给了音乐剧一个更耐人寻味的结局:“”者们回到家乡,但欢庆胜利的人们并没有注意到她们的存在,她们满脸无助和迷茫,默默地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  在海外从事“”史实的宣传让这些韩国侨识到,“”不只是一个关于韩国和日本的问题,它更宽泛的含义使其需要受到国际社会的注意和年轻一代的铭记。

  譬如,不时有人向她提议,要联盟采取更激烈的行动,比如多去白宫和日本驻美大前。但她自己却认为,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吸引的注意,却无法真正解决问题,自己也没有这样的精力和资源。在她看到“”者们二十多年如一日的“周三”时,她的心中也会萌生疑问:“这些者的人生会不会永无安宁?”

  在2015年的韩日“”协议中,日方表示将在签署协议后向“”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(约合6000万人民币),但强调这笔资金只是“治愈金”而非“赔偿金”。在金铉埈看来,这远远不够。

  “我认为日本至今都没有道歉,是因为这涉及的不只是韩国,还有其他多个国家。日本的道歉和赔偿可能引发‘雪崩效应’。”李贞实坦诚地说,也许日本的领导人是在拖延时间,等“”者全部过世后再正式道歉,以免支付巨额赔偿,或者他们希望人们逐渐淡忘此事。

  为什么要在繁忙的生活中抽出时间,去关心一个遥远的、和自己并不直接相关的议题?有很长一段时间,韩国艺术史学者李贞实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从事有关“”的社会活动。

  在多年的奋斗中,有一个场景让李贞实记忆犹新,时时提醒着她这份事业的意义。2014年,“”者在费尔法克斯县的花园里立起。仪式结束后人群散去,李贞实回到花园里清理场地,看见一个来做报道的日本女记者正坐在旁流泪。

  这让她意识到,自己应该做些什么。从此,她把收集并正确的史实、谎言和视为了自己最重要的任务。

  但随着工作的深入,一种情感开始超越了她对学术的追求。她无解的是,为什么那么多日本人对“”的历史一无所知,甚至可能在极右翼影响下受到错误的。曾有一次,她与日本驻美国的一名外交人员交谈,惊讶地发现,即使是日本的官员都没有接触到完整的历史信息,完全不了解“”问题。而实际上,当她把史实呈现给身边的日本人时,很多人都会被她,转变了态度。

  幸运的是,指导他的美国教授早有准备,在他写剧本时就他注册公司,应对可能的纠纷。于是,他以公司的名义回复邮件,要求他们与公司律师交涉,之后就再也到者的回复。

  “我认识的很多尝试以‘’主题搞创作的本科生,都因为害怕被告而放弃了项目。”金铉埈说,“但如果背后有公司和律师,那者会意识到他们真正法庭根本不可能赢,所以就会放弃了。”

  “很多人都来问我们,可以在哪里找到关于‘’的信息。其实我们手里都有许多材料,但都藏在我们的书桌或者书橱里,无法让更多人了解,”她说,“所以(把它们整理出来)就是我的。”

  “什么协议?”他纳闷地打开新闻,被铺天盖地的报道吓了一跳。就在他乘飞机跨越太平洋的那十几个小时中,时任韩国长官尹炳世与到访首尔的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就“”历史问题举行会谈并达成协议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出生的金铉埈宣传“”问题的道也有着类似的经历。譬如他留学时的美国朋友就从未听说过这段历史,还以为“”(comfort women)指的是“舒适的女人”(comfortable women),听他介绍后才大为。

  不懈行动为让日本线年代以来,韩国团体就在为揭露“”史实、争取者权益奔走努力,最著名的便是1992年至今每周在日本驻韩国大门前举行的“周三”。在海外,也有不少韩国人与其他国家的一起努力着。

  截至目前,日本还未能承认其在“”问题上的中心地位,相反,还有许多日本人民不了解日本的战争,把中韩等国的解读为“失控的民族主义”。

  “很多非裔美国人以兄弟姐妹相称,大部分拉美移民也讲同一门语言,总是努力塑造共同文化。”生活在纽约的金铉埈说,“但我们东亚人在国外相见,问起各自的家乡,总会说‘我来自中国’、‘我来自韩国’、‘我来自日本’。我们之间的与我们对历史没有共同的理解有关。老一辈没有解决这个问题,所以应该由我们这一代来改变。”

 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李贞实从当时的一部韩剧中了解了“”的历史。但她总觉得谈论这一问题太过“羞耻”,因为她从小接受的东亚传统文化教育中,就对女性提出了严格的约束。

  李贞实则提出了具体的目标:她希望日本在法律层面进行道歉,在作为立法机构的日本进行严肃讨论、出台文件,从国家角度做出道歉。此后,她认为日方也应根据道歉做出相应的赔偿,而不是把资金作为“捐赠”。

  而现在,身为美国“”事务联盟(Washington Coalition for Comfort Women Issues)的李贞实辞去了全职工作,义务投入到“”事务中来,在美国宣传“”的史实,举行纪念活动,游说官员。为了补贴家用,她不得不在外兼职,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。但是,每次收到学者、研究者和记者关于“”问题的邮件,她都会认真地一一作答。

  2018年1月9日,韩国外长康京和表示,日本向韩方“”者援助基金提供的10亿日元将充当韩国国家预算,不会向日方提出重新协商的要求,然而此前的协议无法真正解决该问题。对此,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则称,完全不能接受。

  最近,她正准备建立网上资料库,为全世界的读者整理展示与“”有关的一手和二手史料,为、教师、记者、制片人、艺术家、社会活动家和其他志愿者提供支持。

  从事公益实务的李贞实面对的则是现实的压力。全职负责“”事务联盟的工作,她不得不为日常活动和团队精打细算,时常从各种机构申请小额金,有时还必须自掏腰包。

  艺术史出身的她正在努力寻找和解的办法。她提到,日本曾举行过“”者创作的艺术作品的巡展,许多普通日本人(孩子、学生、主妇等)看了巡展后非常,给者们写了信,这些信又被译成韩语出版,寄给那些者。“这不会最终解决问题,但艺术确实是两国人民取得和解的一种良好方式,”她说。

  30多岁到美国留学后,她的态度开始渐渐转变。她结识了一个和她在韩国就读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的学姐,与其成为了好朋友,而这位学姐正是当时“”事务联盟的。她在学姐的介绍下加盟,帮忙组织一些、会议和展览。

  “我以前是个挺的学者,只顾自己的研究,”她日前对澎湃新闻()说,社会公益不过是她的业余活动,她的主业仍然是做研究、文、教书。

Technical Support

网站统计